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像我这种cp写手去跑广州应援会不会分分钟被打爆?

  源於最初的吸引,沉浸在混亂模糊的夜色之中。
  香菸燃盡的時候,他將我手裏的煙接過來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的煙霧熏得我眼睛發澀。他呢喃的每一字句都顯得情真意切。
  我與他最投契,自然知道他舉手投足都是天生演員的做派,他慣會用甜蜜的詞語和迷人的臉蛋去誆騙他想得到的所有。

  “盼我疯魔,還盼我孑孓不獨活。”

  香菸燃燒到濾嘴的味道有些發臭,他有些奇怪,夢囈般斷斷續續吐出的字句竟然是他愛我。

  在姜丹尼尔眼里,朴志训永远是那个哭得梨花带雨,通过示弱尝尽甜头的狡猾兔子。
  直到他在自己住院后,隔着病房前厚厚的玻璃嚎啕抱膝大哭,才恍恍惚惚反应过来,他也不过就是个脆弱的孩子罢了。
  我给他打了电话,他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接听。
  拨通后他还装傻,说没有哭,问我腿是不是永远不能好了,他哭着说我错了哥哥,哥哥不要不要我,志训会乖的。
  我胸口疼得厉害,心脏一抽一抽的有些发麻。却只能强压着,哄他说,哥哥不会不要你,哥哥永远都爱你。
  永远都爱你。

我真的掉粉了,知道错了,我最近两天再不更我就。你们骂我吧

2018/09/23应该还是拥有姓名啦。带着我的昏尼和别人家的霖霖拍了很多漂亮照片,还有敬礼手幅什么的。贺文尽量早日补上,应该9.23大家都有好好过吧?

好卑微,打算去跑广州应援,但是我微博不到七级。

最近——在复建

讲究

是这样的。

maxilla:

今天我挺迷惘的。


两个写作时认识的朋友,同时因为tag问题被撕。


一个被揪住的问题是“热度”,质问点是:为什么要蹭这个tag的热度?


另一个被质问的点是“纯净”,质问点是:这章没有写这个cp,我不管你整个故事如何,这章没有你最好就不要打这个tag。




理由都是一样的:你不能这么做,因为很多人看着不舒服。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一位朋友撤了其中一个最热的tag以反击,一位朋友干脆弃文不写了。




所谓的tag礼仪,有的时候,的确难以捉摸。




反正我是不赞成的。




按照我的理解,Lofter的tag,只不过是一个分类方式,并不是个人论坛,也不属任何人私有。


我坚持觉得每个写手有自由打tag的权利。




如Tag下有令你不适的内容,请及时点叉。


反正我不信看了篇逆cp或者拆cp的文一个人就能气血倒转当场过敏,无非是点个叉的活计,何必矫情?(这个例子也许举得不好,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撕Tag根本撕的是莫名其妙的理由,完全不是逆拆这种很大一部分人都会反感的理由,譬如今天这两起,一起都不是。)


基本礼仪的确应该有,但矫枉过正或者有心利用这种规则的人,太多太多了。




请体谅每一个认真写字、并想要获得喜爱与认可的写手。




谢谢!




补充一句,我发这个吐槽的本意,并不是鼓励作者们去“乱打tag”,而是恳请每一位读者,对作者存有基本的尊重,并允许观念不同的差异,进而寻求正确的解决方式。


老就拆逆问题来回复我的,能不能麻烦先审个题?




哈哈说到这里,取关随意。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封笔了 写文为的是我乐意大家也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