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芳华绝代》
短/丹昏
一发BE 无车

「你想不想吻一吻。」

  阴暗巷尾散发着若有似无的糜烂,被鞋尖碾折的惨败花朵浸泡在涨满发酵浑浊淡黄色尿液的水洼里。隔着百叶窗偶尔飘出几声源自情色的哼吟,或是满抱幽怨的细微啜泣。

  乱世之中,仿佛除了原始的交媾,再也无其他可以轻易刺痛麻木荒诞的腐朽。

  朴志训像往常一样,走在漆黑无人的深巷,三转五拐才隐隐觑见路灯下略显惨败的电话亭。可怖的白漆有些扭曲地写着大大的“拆”字,蛛网尘灰都密布在锈渍斑斑的沉重外壳上,难免显得有些诡异。

  他屈指轻敲布满尘垢半敞着的玻璃亭侧,若有似无的烟雾自缝隙乍泄。

  缩在电话亭里抽着劣质香烟的男人骂着脏话一边催促着“快啲啦。”裹紧了沾上咖啡渍的羊毛大衣腾了出来快步走开,搓着布满薄茧的粗糙掌心。背靠着电灯灯柱眯着眼,眼底乌青揉成了团,不时窥伺着往里头偷瞟几眼。

  朴志训捏紧在手心里的硬币最后落到了老式公共电话肚子里,然后掉进了退币框。他随着模糊印象沉重摁下老旧的铜制钮键,清了清嗓踌躇半晌才压低嗓音低声。

我知道这部电话,守得住秘密。

“如果今日留向哩度嘅人会系我。”

不觉哽咽地溺死于无谓的煽情, 费·雯丽饰演舞女玛拉的那部《魂断蓝桥》。

手里捏紧的两张皱巴巴的戏票最终被抚平折叠塞入大衣内侧口袋,随着那声微不可察的叹息最终挂上了掉漆生锈的话筒。

“黎介唔介意..。”
“剩翻落黎嘅几十年替我度过。”

  没人不知道结局。
只是还抱有不真切的幻想。

  他颤颤从皱巴巴的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来,衔在嘴里。受潮的烟草燎燃起丝丝缕缕的白烟,他贪婪地吸着,仿佛这样就能够遗忘那夜的欢愉。

  他只记得Daniel喜欢看戏,喜欢看魂断蓝桥,却似乎终于在跌跌撞撞间认清了现实。

  Daniel只会和那位姓陆的千金小姐看戏,他会温柔地轻声唤她“盼盼”,会把干净熨平的西装外套搭在她的香肩,轻吻她浅浅的梨涡。

  和他从来,都只在最肮脏的旅馆里做爱,把他身上唯一一件雪白衬衫弄皱,在清新的皂荚味上添一味石楠。

  他和他的故事戛然而止在番外,也必将尘封在笔底。

  如果那天在戏院门口未曾瞧见。

「疯魔一时,是我罪名。」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