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京都雪

京都雪 悠容
BGM:LegoG-京都雪

  从大阪来到京都的第二个年头,我总算看到了雪。

  纷纷扬扬洒落遍地的粉雪,有别于樱花的灿烂,更增添了几分繁华别后的哀凄。

  诸行无常。

  许多年前我也曾见过南韩的雪,他站在雪地里,漫天的雪花融化在他肩头。鼻头红红的样子,裹着厚重的苏格兰绒质地的格子围巾,摘了手套就蹲着和雪团。粉白的指尖黏了些许雪屑,小心翼翼用煤渣子做成眼睛。

  “这个,是YUTA。”
  “什么嘛,好丑。”

  再后来就是铺天盖地的丑闻,「男团成员队内滥交酒店激吻」、「交往过密疑似出柜」诸如此类。当夜远在大阪的父母连夜飞到首尔,一向颇有教养的父母声嘶力竭地痛哭和斥责,胡乱把柜子里的衣物塞进大大的行李箱。

  临行前我经过他的房间,他父母没有来。他瘫坐在地上,愣愣瞥了我一眼。

  通红的眼眶,冒着青青的胡茬,那双眼里又浸透了忧郁。像是淬满了鲜血的利刃,狠狠扎进心窝一样。

  那一夜的凌晨航班,彻夜难眠之后,刚走出机场门口,才猛然惊醒过来。我冲向机场,想要买回航的机票。

  可我做不到。
我的护照在母亲的手里。

  她一夜之间仿佛失了往日的优雅和从容,鬓发凌乱满面愁容。她只看着我胡闹,等待我的屈服。

  可我怎么忍心,扔他一个人面对。

  后来他来大阪找我了。

  他不敢大声喊我的名字,只敢靠在我家门口,猫儿似的哭了一宿。那么骄傲的人不远万里跑来找我,却连见我一面也不敢。

  再后来就是举家迁往京都——他来找我那晚,被起夜的父亲发现了。紧接着便是变卖房产家具,收拾东西,乘上了搬家公司的车。

    我找不到他。
    他也找不到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注定不被祝福,可我从小被教导的服从逼迫我不得不低头。除了钱夹里他捧着雪人的拍立得,我什么也没有。

  恍惚间我已在屋檐下站立太久,回过神来腿早已发麻。正揉着有些发疼的膝盖,再次抬眼已没有那样惊艳的鹅毛大雪。他裹着记忆中那条围巾,一如当时捧着雪人时满眼温柔缱绻笑意。

  “我找到你了。”

  再也没有那样惊艳的鹅毛大雪。
  只有让我这样怦然心动的泰容。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