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丹雀#你不知道的事
BGM:王力宏-《你不知道的事》

  -我飞行,但你坠落之际。

  朴佑镇从来没怕过什么。
  除了「解散」这个词。

  为期一年半的组合终于到了解散的一天,不仅意味着从这天开始正式以Brandnew艺人朴佑镇的身份开始独立,更意味着长期的暗恋正式告吹。
  而他喜欢的那位,此刻还傻乎乎笑着,坐在沙发上边嚼着软糖边打电动。

  “丹尼尔xi,WANNA ONE解散之后有什么感想呢?”

  “啊,抱着感恩的心很好地走到了现在,非常感谢WANNABLE的支持!希望以后也多多关注MMO的姜丹尼尔吧!”

  是啊,MMO的姜丹尼尔。

  朴佑镇盯着天花板,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舌尖磨蹭着尖利的虎牙,轻轻刮过的酥麻并没有到钝痛的程度,只是心脏没由来地轻轻抽搐着,闷闷的相当难受。

  正式解散定在月末,在简单的记者招待会后,举行完最后一场演唱会,还有一个简单的庆功宴。没有太多感慨的话语,只有一句对一直以来照顾的感谢。

  接着又会如何呢。

  各自过各自的生活,随着热度的降温再炒热。安排几个绯闻女友,亦或是靠粉丝过去的追随出几张颇为不错的专辑当当不咸不淡的实力派,实在不行再把旧成员喊出来卖卖旧情怀,无非是让人们的淡忘曲线延长,实在不行就搞一两个云里雾里的绯闻,好让自己多受一点关注。亦或是回到原来的公司,回到原来的组合,或者新组合,再试图重头来过?

  大染缸里无人可不被染指。
  大熔炉里容不下自由灵魂。

  朴佑镇也曾和朴志训商讨过未来,聊到最后还起了不小的争执。聊到最后眼眶也红了,朴志训只闷闷靠着他肩头说。

  “佑镇啊。
  我们谁都一样,一个都逃不掉。”

  那他呢。

  在舞台就散发光芒的他,像阳光下泛起闪烁波澜的釜山大海一样的他。是不是也要像那些屈服于现实的人们一样,做傀儡一样的所谓“艺人”?

  一个都逃不掉的。
  只是目前,朴佑镇的暗恋终于要告吹了。

  庆功宴那天朴佑镇喝了很多。他本也想学学狗血电视剧里的酒后乱性,把一向爱好喝酒的大酒鬼骗走试试看。只是一瞬之后,他又开始蔑视着自己的卑鄙。好像做这样的事,于自己于他,都是那样惹人生憎的混账事情。
  但他又期盼着,或许姜丹尼尔也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暧昧的好感,哪怕不是露骨的表白,默默回应些许也是好的。

  庆功宴还没结束,朴佑镇就匆匆道别带着行李先一步离开了。

  他想着回釜山看看,赶在今晚最后一班火车开离首尔之前。

  他靠在车窗前,愣愣地看着快要因为没电熄灭的手机屏幕。

  还剩2%。

  手机屏幕忽然闪了闪。
  是姜丹尼尔。

  “喂...?”
  “佑镇啊...?是你吗?”
  “是我。怎么了...?”
  “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啊...我还有..嗝...好多话没跟你说呢。”

  车上信号并不好,再加上对方醉酒时打得几个响亮的嗝,不禁让朴佑镇有点想笑。

  “庆功宴嘛,喝两杯就好啦。再说了,我总得赶在今天最后一列火车开走之前回釜山一趟嘛。”

  “咦,回釜山吗...是好事啊,为什么不喊上我呢...?”
  “佑镇啊...我想对你说,其实我...很喜欢的东西有两样...”
  “一个是...舞台,另一个是——。”

  电话戛然而止,屏幕闪了闪,随即乌黑一片,再无声息。

  朴佑镇哑然。等他慌手慌脚充上电之后,再打过去,已经是无穷无尽的忙音。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外面没有下雨,脸上却自眼角滑下了水滴。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
  -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他记得姜丹尼尔夸过他的虎牙很可爱,夸过他是个魅力很大的家伙。夸过他在舞台和台下反差魅力很迷人,夸过他和自己很合。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