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罐昏#《明年今日》#BE
BGM:陈奕迅-《明年今日》

  -即使你不爱
  -也不需要分开

  赖冠霖还记得和朴志训分手那一天,床底满是用过的套子和揉成团的纸巾。凌乱的被褥沾染的满是石楠花的味道,和朴志训身上淡淡的皂香。
  他在穿衣镜前把熨得平整的衬衫系好纽扣,一如当初搬到赖冠霖的公寓那日。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啊...乖乖听我妈的话,回去相亲。找个合适的好女孩儿,让我妈早点抱上孙子。”
  “你也不小了。冠霖啊...。”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别太自以为是了,朴志训。”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张了嘴又合上,没有多说什么,只拖着行李箱,空余满地狼藉。

  赖冠霖没有多余的挽留,只盯着天花板愣愣发着呆。

  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呢,朴志训。

  不知何时变得多了的争吵,数不清多少次的分分合合。最后朴志训还是走了,一向理性的他没有过多矫情的成分,没有后悔也没有埋怨,就这样走了个干净利落。

  戏剧性的分手炮,情理之中的老结局。

  而如今那封封上火漆戳上烙印的信柬就那样静静躺在荒废已久的邮箱里,用裁纸刀仔细裁开之后,落入眼帘无非是一张淡粉色的婚帖。

  怪不得,他那样喜欢粉色。

  满篇敬词雅言像是讥讽着赖冠霖没来由的痴情,尾端的落款笔画干净利落想必出自他之手。

  你倒是放下得洒脱,朴志训。

  出席婚礼当天,赖冠霖想过一百种怎么搅乱婚礼的方法。把装满朴志训艳照的U盘塞进设备里播出来;亦或是冲上去扯着他深吻公布自己昔日恋人的身份。

  直到朴志训云淡风轻地说。

  “我想过很多次了,冠霖。”
  “我们不适合,以前就不适合。”
  “今天是我的婚礼,我说过婚礼要和你一起举办这样的话,如今你来了,也算我没有失约。”
  “我没有亏欠你什么,冠霖。放过我吧。”

  你还真狠。

  对我最狠。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他的臂弯由一位美艳高挑的新娘挽着,他们宣誓一生,再相视接吻。
  赖冠霖恍惚想起那个仲夏,喝啤酒喝得烂醉之后掰下了拉环,轻轻戴进朴志训的无名指。

  “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有。”
  “我都会爱你一辈子。”

  婚礼结束之后的第三年,赖冠霖在家附近的的公园看到了一个眉眼极像朴志训的小孩在哭。
  说是在哭,还不如说在偷偷掉小豆子。那双眼尾上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你怎么在哭...?”

  “小霖,你怎么站在那里,还不快过来。”

  小霖...?

  赖冠霖循着声音的来源抬头,那人似有惊诧,只是最后,惊诧还是成了甜甜的笑容。

  “冠霖,这是我的小孩喔。”
  “他叫思霖。”
  “小霖,快跟叔叔问好,然后说再见。”

  “叔叔好..叔叔再见...!”

  “冠霖啊,我先走咯。有空再见”

  “喔..好,再见。”

  赖冠霖已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蓄满眼眶。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到这日才发现
  -曾呼吸过空气

  “喂,朴志训,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你这个人还真是轻浮诶。”
  “可是,我喜欢。”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