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人来人往#丹圣#BE清水
BGM:陈奕迅-《人来人往》

“喝太多酒会醉的。”

“醉了不是正好吗。”

  尹智圣将杯底最后一层浅薄黄褐色酒液灌下肚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

  今天是尹智圣升职的好日子。他做成了一个大单,公司提拔再加上自身业绩才尹智圣顺利坐上总监的位置。他只说自家小男友没空,硬是把以前学生时期的好友都喊了来。

  当然包括姜义建。

  说到学生时代,大家印象中的尹智圣是怎么样的呢。
  大概是一个有抱负有承担,很好相处,笑起来眉眼弯弯相当温柔的一个人。

  而在姜义建眼里,他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孩子气。比如现在,使着性子赖在废弃的球场大大咧咧灌着洋酒。
  像个讨不到玩具的孩子。

  姜义建是好酒的,向来也是能喝上几瓶不醉不归的类型。而现在只觉有些头疼——尹智圣喝得不少,估摸着也是满肚子黄汤。朋友们该走的都走了,只剩下他和尹智圣。

  姜义建看着眼前抱着酒瓶往嘴里倒的尹智圣,脑海里总会想起和尹智圣同居的那段日子。

  那时尹智圣刚刚和前任分手,红着眼摁通了他的电话号码。大概也是凌晨三点,喝得晕乎乎地说在球场起不来了。姜义建跑去接他,他只抱着姜义建哭。
  尹智圣酒品不大好,总爱闹腾犯犯倔。这倒是和平常相差甚远——偏偏姜义建还觉得他可爱,招着他去挠他下巴逗着,逗恼了再揉揉发顶。

  “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啊。”

  稀里糊涂把醉鬼带回了家,稀里糊涂同了居。美曰其名是互相取暖,分明更像是尹智圣走不出失恋的阴影寻求自愈的角落。偶尔开了啤酒啃着爆米花看几部煽情的老电影,或者猜拳决定晚饭后洗碗的人选。他们也有过情不自禁的欢爱,只不过尹智圣情动时喊的从来不是他的名字。

  姜义建也是个幼稚鬼,往往要装出一副吃味的样子。哄得尹智圣去哄哄他,然后又笑着讨要个亲吻。

  当然,如果吃醋真是装的话,姜义建和尹智圣分开的那一天,姜义建也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尹智圣有了新的喜欢的人之后,毫无征兆地搬离了姜义建的公寓。就跟从未来过一样,收拾得一干二净——除了贴在冰箱上,尹智圣和姜义建脑子一热跑去拍的大头贴。

  曾经尹智圣严令禁止姜义建吃的泡面和软糖,又再一次满满的填进橱柜,就像是象征着些什么一样。

  喂,尹智圣。
  我真的这么差吗。

  「闭起双眼我最挂念谁。」
  「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

  往日尹智圣睡过的位置被一个巨大的趴趴熊代替,曾经搁置尹智圣手表盒的位置也放上了开得正好的桔梗。胡闹时候沾上了辣酱的沙发套早就换新,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姜义建从前的轨道,稳定地,仍旧在继续。

  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替代的。
 
  「我也开心饮过酒。」

  等姜义建回过神来,尹智圣醉醺醺的勾住了姜义建的脖子。笑嘻嘻地凑着跟他说话。
  扯到了校门口那棵梧桐树,扯到了读书时代姜义建那辆破自行车。扯到了姜义建第一次喝酒把全班男孩子都灌倒然后摔了个狗啃泥威风尽扫,扯到了自己辛辛苦苦签到的大客户有多刁钻刻薄。
  “我跟你说啊..其实我说我小男友没空,是假的。他这会儿估计已经睡成小猪啦。”
  “我只是想跟你单独说说话,好不容易喝醉了,嘿嘿。”

  傻子。
  我又怎么不知道呢。

  “你说,我们会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吧。”

  “那肯定啊。”

  “拉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