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丹昏#
好久不见#BE#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

  朴志训去世的第二十九天,姜义建在首尔买下了一间价格低廉的小房间落脚。

  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单间,只有一张孤孤单单架着的小床。姜义建思来想去,把小床换成了几乎把房间占了大半的双人床。

  “就在狭窄的小房间里,挤在床上睡觉。”
 
  “是属于我们的小家。”

  他夜晚总是睡不安稳,夜里翻来覆去的。总往自己怀里拱,有时候甚至还会笨手笨脚地摔下床。

  这么想着,姜义建把自己心爱的玩偶从行李箱里拿出来,垫在床头,又在地上铺上了厚厚的羊毛毯。

  -

  他老是不好好吃饭。

  姜义建又特地买了漂亮的原木桌,还有绘着小兔子的木碗。

  这样总该好好吃饭了吧。

  姜义建废了一整天,四处鼓捣,幼稚地买了情侣用的洗漱杯,买了他最喜欢的洗发香波。领养了一只小猫——。

  “两个人生活的话,得养个宠物吧。”

  “叫什么好呢...?要像志训一样可爱吧。”
  “hunnie?”

  “啊姜义建!我不是小猫咪!”

  回忆里的朴志训总像咋呼的小猫,会任他挠着下巴,会乖乖张嘴吃他喂的东西。

  无论是苦药,还是蜜糖。

  他清楚朴志训为什么睡不安稳,总是因为绞腹的痛感蜷缩成一团;他不好好吃饭,总是跑到厕所里,艰难痛苦地干呕。

  他想,明天得买回来一只兔子。

  他说过,咱们都这么穷,是只有梦想在首尔拼搏的苦孩子。

  养个猫是你,叫招财,养个兔子是我,叫进宝。
  好不好?

  好,什么都好。

  -

  姜义建那晚做了个好梦,他梦到朴志训在自己怀里,回到了拿到病情通知书之前。那可怖的死亡宣告还没有蚕食他的笑容,他还是那个睡觉乖乖巧巧,特别爱吃的小笨兔。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志训呀。”
  “晚安。”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