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隔墙花(双向出轨 BE)

Chapter01

丹邕↹罐昏
丹昏 & 罐邕

  姜义建和邕圣祐逃亡的第一天。

  他们用自己账户里的所有积蓄,住进了不足一百平的小公寓。

  只要能有一处容得下他们相互依偎,就足够了。

  姜义建梦想着能给这么久以来温柔以待着自己的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梦想着能和邕圣祐养属于他们的猫,能够在梦酣之前将对方拥入怀里,能够直面世俗的猜忌,牵着手十指紧扣,说,我们很相爱。

  但他知道,他永远无法在朴志训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更无法看着朴志训的眼睛。

  -

  如果说邕圣祐是温柔无暇的白月光,那朴志训则更像是一粒心口血色朱砂痣。

  他张扬又炽热,大胆而又出众。

  学生时代的他,在姜义建的眼里,似乎从来没有一丝狼狈模样。

  他从不趔趄摔倒,永远高傲得像是只猫。

  他又是偏激的,却更像是带刺芳馥。是哪怕手心会被扎破流出滚烫鲜红的血液,都忍不住霸占下的贪欲。

  仿佛所有一切至宝于他眼底不过星尘尔尔,自然连赤诚真心也能一併辜负。

  大概正因为如此,也只有姜义建才会忍不住跳出他的光芒之外,以极其嫌恶的斥责,恶毒又无情地随意践踏他引以为傲的尊严。

  “你朴志训以为你TM的算什么东西?”

  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是朴志训第一次自乱阵脚。

  -

  一切争端仿佛只是来自一个冰淇淋。

  一向肠胃极差的朴志训,偏偏一时兴起想索要一个冰淇淋。

  他从不愿用撒娇耍赖的方式哄骗,更不屑放低姿态。于是颐气指使地按一贯行径指着不远处的小摊。

  “给我买。”

  如果是往常,也许一向喜猫的姜义建会任劳任怨。大抵顶多是嘟囔两句“不要这么凶嘛,志训”,就会去买他最爱的口味,附带一个冰淇淋小勺。

  可是没来由的,姜义建心里无名火起。

  他从热恋里顿悟过来,如今更像是气急败坏的恶兽。他觉得和朴志训恋爱的每一日都更似是主仆,而并非爱侣。他等待着寻下来一星半点的错处,好让他挫一挫朴志训的傲气。

  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幼稚又无力的打压。

  “哈...?你说什么。”

  面对姜义建没来由的冷笑,朴志训只觉着浑身哆嗦。

  “我说,给我买。”

  他捏紧了缩在衣袖底下的拳头,冷着声重复了一遍。

  “真的很好笑诶。”
“你朴志训以为你TM的算什么东西?”

  像是“咣”的一声,嗡鸣声在他脑海荡开。

  其实扪心自问,姜义建的火气更多源自于朴志训的任性和对自己的不爱惜。他不想再耐下心哄他惯他,背着他去看急诊,然后把每一颗苦药都融化于暖融融的蜜糖水,好让他乖乖全部吃下肚里。

  可这冷言冷语背后隐藏的真心,朴志训全没看见。

  他只知道,姜义建在呵斥他,语气里带着讥讽。
  而他精心粉饰着他此刻的狼狈,尽数都隐藏在发白的指尖和掌心的掐痕。

  想逃。
  他也那样做了,没忘抛出一句分手。

  -

  从那天开始,一贯温柔又友善的姜义建,居然开始拉帮结派地诋毁侮辱朴志训。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状况,更有甚者替朴志训感到不值。

  这样的恶劣行为大约源于年少初成雏形的自尊,源于为幼稚行径的愧疚。源于一点点微弱的恶意,更源于不知如何道歉如何面对的翻来覆去。

  诋毁的内容不过是些不着调的莫须有,在拥护着朴志训的人眼中微不足道。

  只是刀枪剑戟他都无妨,只怕似细针的恶言刺痛。

  他抱着自己的尊严,走上了毕业典礼讲台的致辞,贴上了荣誉毕业生的标签。极其优越的脸和成绩,和那份傲慢,将所有的偏见堵在苦心建筑的城墙之外。

  他引以为傲的所有,从来就不容许践踏。

  更何况是自己曾经的男友。

  -

  只是。

  谁又能想到呢。

  曾经的男友,今日的邻居。
  谁又躲得过谁。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