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眨

国家一级杂食写手,速食快餐肉食主义一级烹饪家

Scarborough-Fair
丹雀#你不知道的事后续#BE
既然想看后续就给你们安可一小段
反正也还是BE 欢迎评论区寄刀片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英国北约克郡北海岸,不仅遗留着维京人古老废弃的集市,还流传着一首古老又凄怨的情歌。

  诉说着不可能,也怀缅曾经相爱的时光。

  朴佑镇回到釜山的第三天,一切平静得恰如当初读书的闲暇时光。暖烘烘的太阳照得脸颊微微发烫,沿海城市的冬季相对要温暖些。
  初雪之前他得回去,以Brandnew艺人朴佑镇的身份。

  在跟父母道别被迫塞了不少海产之后,朴佑镇下意识惯例把海产一股脑塞进塑胶袋里,又拿保鲜膜裹了好几层。等他喝完牛奶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回首尔并不是回到WANNA ONE的宿舍。

  不必忌讳那个海鲜过敏的家伙。

  或许是长期以往的习惯成为了自然,好像一切都理所应当。朴佑镇还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拖着行李箱找到自己的位置便抱臂阖眼不动。

  往后活动要是回归期撞了的话,该如何称呼呢。

  朴佑镇越想越奇怪,他想起那个家伙在综艺里拉着前辈大半夜吃面的傻大个,想到了他嘴角的拉面酱汁。想起来他爱吃的软糖,貌似下车后的便利店有售。想起Zero-base里配合着闹哥哥,自称是猎豹族长却被小猫咪吸引的那位,现如今是MMO的姜丹尼尔。

  下了火车之后先入眼帘的不是别的,是大幅的悦诗风吟海报。尤其显眼的狗狗相眉眼弯弯,眼角的泪痣尤为扎眼。

  朴佑镇暗骂了声脏话。
  -操,怎么还不放过我。

  回去的路上是公司派了保姆车载着的。

  朴佑镇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塞软糖。甜腻伴随着些许酸味软化牙尖,也不知何时自己多了颗龋齿。

  带着微微的胀痛,舌尖扫过的时候微微凹陷了些。

  朴佑镇嘬了下沾满糖油的指尖,实在猜不透那家伙怎么那样喜欢软糖。

  好像还是搞不懂的,是为何如此的喜欢过。

  打开音乐软件随机电台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掺进来一首古老的英文歌。咬着唇瓣查了半天名字,他已经把记不太清。

  除了最后那一句。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Right,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评论(5)

热度(24)